产品视频系统
关于我们

成立于1993年,座落在河北省会石家庄,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现已发展成为科、工、贸一体化,内外贸相结合的专业精细化学品研发制造企业。产品销往国内所有省、自治区、直辖市,并出口俄罗斯、土耳其、法国、伊朗、越南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我公司根据市场的发展趋势,经过二十多年坚持不懈自主创新研发,利盈网为全世界的客户提供优质产品。我公司主要生产:三乙醇胺系列、聚羧酸减水剂单体系列、聚羧酸减水剂母液系列、三异丙醇胺系列、二乙醇单异丙醇胺系列、含氟表面活性剂系列、聚乙二醇(PEG)系列、吐温系列、平平加系列、利盈网注册脂肪醇聚氧乙烯醚等各种非离子表面活性剂、水泥助磨剂母液、建筑添加剂等。 我公司现已形成知识技术密集型的经济实体,拥有多项发明和实用专利技术。2014年被认定为河北省高新技术企业、河北省创新型企业、河北省科技型中小企业、通过石家庄市企业技术中心认证,2015年5月通过ISO9000过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环境管理体系认证证书。线上利盈网公司采用DCS全自动生产线,在规范工艺流程和生产线高度自动化的条件下,我们所生产的产品质量一直处于同行先进水平。 海森化工始终认为真正持久的经济效益来自于诚信经营,我们坚信“天道酬勤,商道酬信;质量第一,客户至上”的服务理念,打造国际化的化工品牌,为客户提供优质产品及完善服务,与国内外朋友携手共进,共赢未来!


 

新闻资讯

利盈网

初冬的午后,几缕懒阳穿透厚厚的云层,停泊在冬日的枝头。光秃秃的几棵树干,枯黄的草地,偶尔一两只乌鸦掠过头顶,留下淡淡的哀伤。阴风怒号,似乎企图吞噬这里的一切。整个村子犹如死般寂静,偶而听见某个角落里传来几声犬吠,断断续续记不清是在午后还是黄昏,一只全身黑得发亮的猫突然闯进村子里,尖锐中略带几分诡异的叫声打破了村子里延续已久的宁静。它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屋顶上蹿来跳去,叫声中似乎在传递着什么。它身体瘦长,毛色发亮,一双浑黄色的眼睛炯炯有神,长长的尾巴左右摆动。听说村子闯入位不速之客,大家急忙出来瞧瞧,顿时村子里出现了难得的热闹。屋檐下突然涌出这么多陌生的脸孔,猫似乎有了些许恐慌,利盈网随即也似乎有了警惕,张牙舞爪的,叫声中夹杂着几许恐慌,几许惊诧,几许沧桑突然间,猫纵身一跃,溜进了一间泥石灰砌成的屋子,它轻轻的喵了几声,见没人搭理,便一下子蹿了进去。屋子并不大,两三件家具,看似简陋却也整洁,发黄墙壁上挂着几把生锈的镰刀、几张泛黄的相片以及一张褪了色的奖状,几缕余辉透过屋顶的小小天窗,驱走屋里的一方阴暗。这屋的主人是个五十多岁的农民,平日里游手好闲,且常常喝醉发酒疯,胡乱砸坏家里仅有的几件东西,甚至还对自己的妻儿拳打脚踢,对年迈的母亲更是大吼大叫,尽是说些伤透人的话。原本就阴暗的屋子,再加上这所谓的经常丧失理智的人,屋内的空气似乎总弥漫着潮湿腐朽的气味,笼罩着哀伤的氛围。面对眼前这摇摇晃晃的模糊身影,忆起昔日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才拉扯大儿子的点滴,老人只有流不尽的泪水。眼前的一切,老人心如刀割,所有的痛苦与无奈只能咬紧牙关往自个肚子里吞。辛苦了一辈子,年轻时所有的期待与梦想,如今早已被残酷的现实狠狠地摔碎,只留下一堆支离破碎的残片和一颗满是伤痕的疲惫的心,在无数个漫长的黑夜里,独自与寂寞作伴。阴暗的角落里,老人依旧用衣襟擦拭着眼泪,身旁的火炉里泛着点点微光。猫开始停止乱闯,然后安静地在老人身边来回踱着,眼神始终集中在老人那堆满深深沟壑的脸上。突然,它竟安静地伏在老人的脚边.老人猛地吓了一跳,定下神来才知道原来是只猫。老人下意识地伸出枯枝般颤抖的手抚摸着它那小小的黑脑袋瓜儿,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爱怜。说也奇怪,刚才还张牙舞爪一副凶狠样的猫,此刻却变得十分温驯。不知为什么,老人内心突然萌生一种熟悉的温暖。利盈网注册就在那一刹那   你这老不死的东西,活着已经是浪费我粮食了,这会儿又从哪弄来这黑不溜秋的东西说完便把手里的酒瓶朝猫仍过去。它似乎意识到什么,突然从老人怀里溜了出去,随后就听见屋里传来吵闹杂乱的声音。好久好久,猫才蹑手蹑脚地回到老人怀里,倾听老人诉不尽的辛酸你这小家伙呀,险些就丢了小命了,要是那样,我又得孤孤单单地等死了,猫只是安静地伏在老人怀里,其实,我倒乐意现在去了,也用不着遭这罪,可我又放心不下,唉,这是上辈子造孽啊,注定要活受罪。媳妇气我怨我也是应该的,是我没能管教好自己的儿子,都是我的错,我活该下地狱啊!猫依旧是静静的听着,只是浑浊的眼睛里泛着点点亮光。寒冬的脚步一天天走近,村子更加安静,屋子里却依旧一次又一次上演着短暂却让人强烈感到撕心裂肺般疼痛的悲剧。偶尔小孙子也会悄悄跑过来跟猫玩耍,但总是一下子又跑开了,因为万一被他妈妈逮到,又免不了遭一顿毒打,对此,老人都只能是心疼不已及深深的自责。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近几天,猫老是喜欢往外跑。刚开始,老人也没怎么留心,只觉得它是在屋子里呆闷了,想到外面透透气。可是,慢慢的,猫每次出去回来后,身上总是多了几道伤痕,甚至有时还滴着鲜红的血滴,也不知道它究竟是怎么弄伤的。老人嘴里念叨着,心里却是心疼不已,急忙为它清理伤口。猫也只是安静地伏在那里,听任老人抚弄。午后,村子的人三三两两在院子里忙活着,或高声闲聊着东家长西家短,唯有这家屋里静悄悄的,甚至能听见老鼠活动的声音,恐怕又是在翻米缸了吧。阴暗的角落里,老人正在为猫清理伤口,儿子突然从外面回来了,喝得烂醉,手里还抓着酒瓶,满口胡言乱语,此刻正跌跌撞撞地破门而入。一进屋里,就又发疯似的将手里的酒瓶朝老人和猫仍了过去。就在那一瞬间,猫从老人怀里逃开了,顾不得正在滴血的伤口,一直往门外冲去。老人无奈地看着逐渐消失的几道刺眼的血痕,眼泪又忍不住涌了出来,不知道它这会儿又会跑到哪去。太阳依旧东升西落,小村庄依旧沉默,屋子里依旧延续着悲伤。只是,在那阴暗的角落里,已不见了猫的身影,而老人更加衰老了。自从上次猫跑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老人那堆满皱纹的干瘪的脸上写满着焦虑,要是平时,也早该回来了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老人一天比一天憔悴,内心的希望也在一点一点磨灭。老人心里越是着急,就越是害怕,害怕会失去它,失去一个唯一愿意陪自己度过漫长线上利盈网黑夜的朋友,失去生活的慰籍与情感的寄托。记不清,猫有多久没有回来了,只是清楚地知道:自从猫失踪后,老人每天都拖着疲惫不堪的瘦弱的身体四处打听寻找,可谁又会去留意那曾经引起一时轰动的有些诡异的猫呢?毕竟,对他们而言,生活才更重要啊!这些日子的四处奔波,老人已憔悴衰老不堪了。她几乎逢人就问:看见我的猫吗?全身黑的,看到了吗?在哪?在哪久而久之,村里的人就当她是疯了,疯了!他儿子对她更是百般折磨。残冬的黄昏,村子里的几棵老树赤裸裸地在刺骨的寒风中颤抖,田野里是一望无际的萧条。老人几乎寻遍了村子的每一处角落,可是,却依旧不见有关猫的任何踪迹。老人开始绝望了。血红色的残阳染红了天,老人站在村口的山坳上守望,瘦弱单薄的身子倚着光秃秃的老树干,一动不动,寒风肆意地撩乱了她那苍苍白发。好久好久,老人一直遥望远方有一天,小溪里的水开始了缓缓流动,田野里的虫儿轻声奏起了乐章,电线上的鸟儿泄露了踪迹早晨醒来,竟飘起了冬天的最后一场白雪。恍然间,白雪埋葬了老人的孤独与寂寞。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再也不见了那为寻猫而四处奔波的瘦弱的身影。村子依旧平静,人们依旧为生活整日忙碌,屋子里依旧弥漫着发酸的酒气味只是,不知何时,老人和猫已被时间彻底地遗忘。或许,就在那凄美的黄昏后,老人和猫—— 一起,消失了,消失在那血色残阳里,然后,留给这世界一片雪白后记:多少年后,突然有人问起:记忆中,那只是一场极其遥远的,漫长的梦。梦醒了,又见血色残阳,只是,猫呢?老人呢?


2017-01-14 10:28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